《避雨》(小学课文)“春雨贵如油”。青青的麦苗有一筷子高了,正赶上拔节。

今年春天,我到玉山人民公社去,走在路上,雨淅淅拉拉地下起来。“春雨贵如油”。青青的麦苗有一筷子高了,正赶上拔节。麦苗痛快地喝着雨水,似乎可以看出它们又悄悄地抽出了两片嫩绿的叶子。

大路旁有个小草棚,人们都挤在下边避雨。大伙说着笑着,谈论着这场好雨。有人甩着伞上的雨水,有人脱下衣服迎风晾着。这个小草棚顿时变得又拥挤,又热闹。

雨正下得紧,从大路上跑来一个姑娘,十八九岁,高高的身材。衣服被淋湿了,贴在身上,不时倘着水珠。一双很俊的眼睛,露出纯洁坚定的表情。她没有拧衣服上的雨水,也没有跺脚上的泥,只用手轻轻掠了一下额角几丝淋湿了的头发。她在草棚边上找了一块刚能避雨的地方,就不声不响地站在那里。

天上亮出了几块黄色的云,雨停了。大伙急着赶路,像放开闸门的水一样,一下子都涌到了路上。只有这个姑娘没有动。她抬头望了望天空,喊道:“同志们,还有雨!”大伙只顾挽着裤脚往前跑,听见的人不多。果然没跑二百步远,一阵急雨,像筛豆子一样又哗哗地下起来。

大伙都嘻嘻哈哈地笑着跑回来,又挤在小草棚下面,因为位置还没站好,草棚下面显得更挤了。那个姑娘又悄悄地向外让了让,仍然站在最边上。她没再作声,可是大家已经注意她了,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和她谈起话来。

“姑娘,刚才你怎么没有走?”

“我看到天上有两块黄云,那是下阵雨的‘积雨云’。”

“春天雨就是多!”

“这里春天雨不多。”姑娘不同意地说,“去年四月一号到十二号就没下雨。十三号,也就是今天,只下了四指雨。”

“去年四月十四号呢?”一个青年故意问道。

“晴转多云。”

“十五号呢?”

“阴,下午有六级西南风!”

“十六号呢?”那个青年好像要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“晴。一直到六月七号才下了十毫米雨。” 姑娘记得那么清楚,答得那么流利。一年前的事情好像在她嘴边放着一样。多么有心计的姑娘呀!

大家惊讶起来,问她的人就更多了。 有人问:“姑娘,你是个气象员吧?”

“嗯,”她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我是公社气象站的气象员。”

《避雨》(九册12课)节选自李准的短篇小说《耕云记》这是李准1960年发表的短篇小说。


40 Views